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品牌建设 > 品牌建设 >> 正文

什么会让中国商人倒下

更新时间:2012-05-31 11:14:29 信息阅读次数:   我要评论

  作者:刘真真 来源:中国商人期刊网

  95365防伪标签网讯:欧美企业平均寿命40年,日本企业平均寿命30年,中国企业平均寿命7.3年,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9年,中国每年约有100万家民营企业破产倒闭。法律风险会给企业带来巨大损失。中国企业家没有真正意识到企业法律风险的致命伤害,仍然存在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可以避过相关法律风险。

  “上海女首富”:一颗明珠为何陨落?

  提供人/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主任赵曾海 执笔/刘真真

  孙凤娟,1953年7月1日出生,安格投资公司董事局主席。孙凤娟控制的安格投资公司曾经辉煌一时,在其鼎盛时期,安格投资公司旗下控制着近20亿元的资产。上市公司民丰实业、上海正邦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上海中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万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均系孙凤娟一手控制的子公司或其他关联企业,孙凤娟的触角甚至一度伸向上海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

  孙凤娟本人也因此闻名遐迩、荣誉满身,自其早期担任上海日用化工厂厂长开始,她多次获得“全国新长征突击手”、“三八红旗手”、“全国青年优秀企业家”等称号。

  孙凤娟生意网络复杂

  就是这样一个呼风唤雨、红极一时的上海滩女强人,在2008年10月20日被法院以虚构注册资本罪和抽逃出资罪判决入狱,刑期4年。

  据我所了解,孙凤娟曾开过饭店,做过蜂蜜生意,但其真正发家,则是靠位于上海虹桥地区的一个小型房地产项目。

  公诉机关就此案所作的一份材料称,孙凤娟控制的部分企业在注册成立和增资过程中,虚报注册资本1亿元,同时还抽逃出资1.5亿余元。

  1997年8月,孙用自己控制的上海珠峰天然保健品有限公司,其女儿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欣兴实业公司以及以这两个公司名义参股的上海尚杰房地产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上海嘉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2000年12月,嘉源公司改名为安格投资公司。

  上海滕富企业发展公司青浦办事处负责解决注册资本验资所需资金问题。孙凤娟则提供成立公司设立所需的相关材料。同年9月3日,上海腾富企业发展公司青浦办事处以上海腾富建筑装潢工程公司的名义,从赵屯信用社获得1亿元贷款,然后将此款汇至上海青浦审计事务所,为孙凤娟办理公司设立的注册资本验资手续。次日,上海青浦审计事务所出具了关于设立公司的三家投资股东已实缴1亿元货币资本的验资报告,上海腾富企业发展公司青浦办事处遂用该报告及孙凤娟提供的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等申请设立企业所需材料,在青浦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了公司设立的注册登记申请手续,并获得了该局的核准。同日,上海腾富建筑装潢工程公司将上述1亿元贷款归还给赵屯信用社。

  公诉人提供的材料表明,孙当时是委托上海腾富企业发展公司青浦办事处处理注册事宜。腾富公司随后从青浦赵屯信用社贷款1亿元,并将这一款项汇至上海青浦审计事务所。公诉人的材料中,援引了赵屯信用社原主任高渭明的证言:“(赵屯信用社)确实于1997年发放过1亿元贷款,用于名为嘉源公司的企业办理验资手续,而该公司老板是孙凤娟,这一款项于次日归还。”

  由此,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孙凤娟虚报注册资本1亿元。作为孙凤娟的辩护人,我在庭审时则称,嘉源公司的注册登记,由腾富公司一手操作,孙并没有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或采取其他欺诈手段,此外,孙的行为亦未造成严重后果,所以孙凤娟的行为并不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

  同样的手法也用在对上海丁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设立上。孙凤娟在担任嘉源投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期间,决定以嘉源公司、尚杰公司、上海正邦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的名义共同发起成立上海丁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其中由嘉源投资公司出资6600万元,尚杰公司、正邦公司分别出资1700万元。1999年5月5日,嘉源投资公司将4张收款单位为嘉源投资公司、总计金额1亿元的本票背书至上海上工会计师事务所办理验资,该所于同日出具了关于嘉源投资公司、尚杰公司、正邦公司已向丁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缴纳前述出资的验资报告。嘉源投资公司于同月6日、7日分别将前述验资款中的6800万元、2923万元划回嘉源投资公司的银行账户。同月7日,丁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得了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同月15日,丁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中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关于这1亿元的来历,一位与孙凤娟交往频密的人士证实,孙凤娟曾以需要1亿元资金用于公司注册为由,向其借款,他从朋友处借来4000万转借给了孙凤娟,不久,孙凤娟归还了这笔资金。

  公诉机关由此认定孙凤娟在注册中经投资后,抽逃资本。安格公司的辩护人则指出安格公司是按照公司章程在集团内部统一调度资金,主观方面并无抽逃出资的故意。

  虚假注册资本由来

  根据市场公开资料,2001年6月,正邦计算机以每股2.80元的价格受让3492.8万股民丰实业(600781.SH)的国有法人股,成为民丰实业的第一大股东。

  2001年3月,为了使正邦公司有资格收购上市公司,孙凤娟以个人名义向正邦公司投资2亿元,其中4000万元用于增加注册资本。 这2亿元是这样来的:最初,孙凤娟从上海银行外滩支行借款3000万元,加上安格集团1000万元,共计4000万元,转入中经投资公司帐上;然后把这一款项划入相关证券交易营业部的股票帐户,以孙凤娟的名义开出一张4000万元的本票,解入正邦公司的银行帐户,完成验资。然后将此款划回中经投资,再划到证券交易营业部,最后以孙的名义开出本票,解入正邦公司账上。经过几次这样周转,最后使正邦公司增资2亿元,其中注册资本4000万。

  庭审中,检察机关认定这是抽逃出资4000万元,而我则提出在办理变更注册资本登记之前,已经抽回出资不构成抽逃出资罪。法院则认定抽逃出资罪的指控不能成立,应以虚报注册资本罪来追究单位主管人员的刑事责任。

  根据民丰实业当时发布的市场公告,截至2001年5月31日,正邦公司净资产为2.259亿元,符合对外投资不超过净资产50%的要求。正邦遂得以用9779.84万元收购了上海第十印染厂持有的29.5%民丰实业的股权,并在得到相关部门批准前,进行股权托管。

  其实,孙凤娟在资本市场的主要运作平台是中经投资。 2001年1月至2002年10月,民丰实业《前50名流通股股东情况表》显示,孙凤娟的数名亲属以及孙控制的相关公司职员一直名列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说:“由于没有及时撤出二级市场,中经投资就想通过控制民丰实业,再进行一些题材炒作。”工商注册登记材料显示,成立于1999年5月的上海中经投资由“上海丁旺投资”更名而来,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张铭,股东分别为嘉源公司、尚杰房地产、正邦计算机。

  2003年2月18日,上港集箱发布公告称,公司存于西南证券上海定西路证券营业部1.47亿元国债“失踪”。8月,西南证券定西路营业部与上港集箱达成协议,分批归还该笔资金。

  我在调查中得知,上港集箱的资金正是被中经投资用于当时已是ST民丰的股票操作。 此外,外高桥于2002年3月29日和2002年5月13日分别与中经投资签署了5000万元、6000万元的委托理财协议。在后来的一则公告中,外高桥称:“中经投资利用公司资金账户中的资金,擅自在他人股票账户中购入了股票。目前中经投资因涉及经济案件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且由于其购入股票的市值有部分损失,1.1亿元资金无法按时返还公司。”

  其实,早在2001年1月,外高桥就与中经投资签订委托国债投资协议,期初金额为6000万元,期末则达到1.1亿元,投资收益率约定为10%左右。

  民丰实业重组陷阱

  与此同时,孙凤娟开始四处寻找资产注入民丰实业,如孙曾通过中经投资受让了上海邮通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上海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21%的股权。

  但孙凤娟提出的几个重组民丰实业方案,迟迟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民丰实业业绩每况愈下,其他股东也发出了不同声音。

  孙凤娟最后未能等到新的重组方案出台。2002年10月10日,她被司法机关刑事拘留,同年11月15日被依法逮捕。2002年10月,中经投资所持有的民丰实业股票被司法冻结。

  孙被拘留后,民丰实业股票一泻千里。2002年10月10日,孙凤娟被拘留时,民丰实业的股价为10.62元,而到了2003年10月20日,民丰实业的股价已经跌到了4.73元,跌幅达到55%。外高桥、上海邮通、西南证券、中国中福实业有限公司纷纷向中经投资提出诉讼,如外高桥和西南证券分别以委托合同纠纷和借款合同纠纷提出了诉讼,而上海邮通下属子公司上海天通通信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则以买卖合同纠纷,向正邦计算机提出了诉讼。

  2003年12月5日,上海邮通的董秘杨先生告诉我,中经投资和上海邮通签署了购买上海大唐部分股权的协议后,大概收到过10%的定金,后来就再没收到中经投资的付款通知。

  而2003年4月29日,民丰实业原第一大股东上海第十印染厂宣布:“正邦不仅未对民丰进行任何实质性的资产重组,甚至连具有可行性的资产重组方案也未提出,而且还使民丰蒙受了巨额亏损……决定自即日起终止与正邦的托管关系。”

  2003年10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孙风娟在担任安格公司等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时,虚报注册资本2.4亿元,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出资370万元。最后,法庭以虚报注册资本罪、抽逃出资罪,判处孙凤娟有期徒刑四年。

  几乎同时,上海和胜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正邦汽车发展有限公司,上海中经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一系列在孙凤娟控制下的公司,在短短几年里注册成立。

  不久,孙凤娟的安格公司升级成为安格投资集团,关联公司达到13家之多,甚至有远在新疆的投资企业。孙则出任安格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

  以上两公司设立的非常规运作只不过是孙凤娟在出资问题上违法操作的冰山一角,她在担任上海安格投资公司、上海珠蜂天然保健品有限公司、上海尚杰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正邦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或实际负责人期间,为了规避出资义务,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达2.4亿余元,缺的公司登记;在公司成立后抽逃出资达370万元。常在河边走,焉有不湿鞋,在孙凤娟把企业的盘子做的如此之大时,因为屡屡违法出资而锒铛入狱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细察孙凤娟的整个操作过程,手法其实很简单,她或者以短期借贷,或者以金集团内部临时调配资金的方式,将借来的或关联企业临时调配来的资金在验资机构周转一圈,然后回到原处,共同的特点是这些所谓的“出资”都未实际用于所设立的公司的经营,更谈不上成为公司所有的财产。孙凤娟的这些行为构成了《刑法》规定的虚构注册资本罪和抽逃出资罪,同时又违反了我国《公司法》规定的股东出资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虚构注册资本罪,是指申请公司登记使用虚假证明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抽逃出资罪,是指公司发起人、股东虽然按照《公司法》的规定交付了货币、实物或者转移财产权,但是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资,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

  在东窗事发前,企业家在视出资为资本游戏,瞒天过海,屡屡得手,但事实上,这些问题出资就是一颗颗绑在企业和企业家身上的炸弹,一旦问题曝光,这些企业家和企业都会为出资问题埋单。

  从短期而言,孙凤娟在设立企业时虚构注册资本或抽逃出资自然方便了公司资金的周转,使得她能在短时间内以较少的资金设立多个公司,她的事业在短期内迅速扩张,但是雁过留声,人过留痕,她的这些违法出资的行为或者在银行账号等记录上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痕迹,或者为参与其中的人所知晓,这些都成为他日东窗事发的导火线。违法出资就像悬在这些企业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时刻都有大白于天下的风险,因此,从长期而言,违法出资对企业家而言,无异于饮鸩止渴,实在得不偿失。

  正处于事业巅峰的孙凤娟因出资问题落入法网,如日中天的事业也轰然土崩瓦解。这种现象既可悲又可叹,可悲在于这些企业家并非不懂法,而是无视法,在法律风险面前,依然我行我素;可叹之处在于,此种现象并非完全是企业家的错,法律的规定本身也存在可诟病之处。

  首先,企业家频频违反出资义务,原因在于法律的规定存在不合理之处。我国旧《公司法》和其他相关法律对开办公司最低资本额的规定过高以及股东出资的程序要求过于僵硬,这样造成设立新公司的难度加大,不能满足企业家扩张事业的需要;另一方面,这些不合理的法律规定,也使得在设立之初,投入超出公司运营需要的巨额的财产导致公司资产的闲置和浪费。

  其次,企业家自身存在的急于求成的想法和侥幸心理成为出资问题频发的主观因素。孙凤娟并不缺钱,事实上,她缺的是耐心,在经营企业过程中,不愿意耐心地打持久战,而总想着走钟南捷径。在面对短期内能迅速见效但又违法的做法时,这些企业家抱着“只要问题不发作,就不成为问题”的侥幸态度。是的,问题不发作,是不会成为问题,但问题一发作,他们苦心经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事业就会毁于一旦。孰轻孰重,企业家们的确应该深思。从红极一时的上海女首富孙凤娟的落网中,可以看到企业家因出资而败北的典型情况。

  本文链接:http://www.cbmag.cn/news/21716.html

转播到腾讯微博 收藏纠错 推荐分享打印关闭
 
已有位对此文章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点击查看更多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匿名

请注意文明用语并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见解引起的法律责任。

举报不良信息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搜索更多>>
大家都在搜
 
 
相关信息
  • 企业资讯
  • 防伪标识
  • 防伪识别
  • 行业资讯
  • 商业领袖
  • 品牌建设